深海带鱼kili酱

活着

周翔 / 若有若无之间

楸吉尔:

半夜突然想爬上来矫情一波


请原谅一个伪文艺最后的挣扎(。




这文设定周翔二人是高中同学,同级不同班。






以下正文:


>>>


室内时不时掀起一阵欢呼和笑声,可能是被酒精带动出白天压抑在体内的躁动,这些人就像是水中游动的蜉蝣,在本来就不大的空间里来回窜动,一刻不停歇。


孙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屋内这群多年不见的面孔在自己面前喧闹,他晃着杯子里的酒,安静的样子与这里格格不入。周围忙着觥筹交错,根本顾不得他。换句话说,他其实来不来也没有多少人会在意的。


 


当初在学校里就是这样,现在也是。


 


孙翔向来不合群,当年高考后的毕业聚会和谢师宴他都没有参加。从考场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班级群全部退了,再把同学的名字从自己的列表里一个个删除。后来去了外地读大学,他换了手机卡,更是和之前的生活一别两散。


 


要不是某个人的一通电话,单刀直入邀请他来参加今天的聚会,他肯定不会想到自己会傻乎乎地坐在这里看着这些从来就不怎么熟的人如同小丑一般瞎胡闹。


 


随着大门的一开一合,吵闹的声音因为新来客而停滞了稍许,继而炸开更大的分贝。孙翔只是小口酌饮杯中的酒,根本没有抬头,直到那个人拉开自己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好久不见。”


    


    在耳边响起的四个字轻描淡写地在孙翔心中投下一颗幼芽,它迅速地长出细微的枝蔓缠绕住整个心脏,然后以令人窒息的力度收紧。


心脏被勒得停了一拍。


 


那边说完这句话便没有下文了,孙翔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自己面前拿走酒瓶子。庞大的瓶身一被挪开,它之前投下的影子也没有了,孙翔觉得多了一缕光线落在自己面前。


 


等那边倒酒的声音停下,孙翔才清了清嗓子,斟酌着开口。


“嗯……确实很久没有见面了。”即便声音压得很低,也有着掩饰不了的慌张。


 


他这边暗自溃不成军,另一边则毫不知情。


 


孙翔不用偏头去看也知道身边的人正看向他,脸上也一定是像当初一样淡然却明亮温暖的微笑。


 


“你还和当年一样。”


 


你还和当年一样,没怎么变。


听到这句话,孙翔生怕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会过于嚣张,以至于出卖自己。他为了掩饰自己紊乱的气息,一口将杯中剩下的酒饮尽。喝完后,空空的玻璃杯被他用力往桌子一掷。


他依旧不敢转过头去,只能用余光瞄着方位把还剩大半瓶酒的酒瓶拿回来,给杯子满上。


 


什么都不懂。


孙翔皱着眉头,他知道自己是在笨拙地单恋着这个人,这个人还把他当好哥们看。当初在学校,这人说着体贴的话,做着让人误会的举动,到头来还什么都不知情。


这才是最可气的。


 


又是一大口酒灌下,孙翔鼻头有些泛酸。


他到底在气什么呢,不知者无罪。


说到底不过是自己怂而已。


 


孙翔还想继续喝,可他的杯子已被夺下。刚刚喝下去的酒精冲击着他的思维,他强撑着模糊的意念和那只手争着杯子。


“你他妈快放手,周泽楷!”


 


这个名字终于还是在自己口中喊出来了,孙翔呼吸一窒,缓了会才弄清楚现在自己再干什么,他收回手,茫然地眨着眼。


“对不起……不是,我刚才有点……”


 


“你喝多了。”那温润的声线所吐露出的话语就像是一双手,一下下安抚着孙翔跳动的神经。


 


“很久没见,挺想你。”


“聊聊好吗?”


 


这每一句的字都不多,但是由于孙翔的沉默,一句一句堆叠在一起,倒显得周泽楷的话比平日多了许多。


 


孙翔终于还是转过头,印入眼帘的果然是同他记忆中一样落墨分明的眉眼。


那看过来的视线就如同缓缓飘落的花瓣,落进孙翔的眼里。


 


    


孙翔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逃避现实的他暗骂自己丢人,内心的声音一遍遍念叨着不争气。


 


所以这一切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


自己这么多年来依旧是毫无长进。


 


内心的波动导致了身体温度的上升,他紧攥着拳,手心里慢慢渗泌出汗水。


 


烦躁。


 


>>>


    烦躁。


温热的风一股股贯入室内,带动着让人不爽的热浪往教室内部翻涌。斑驳的天花板上,电风扇驮着日积月累的灰绒疲惫地转动着,旋转时发出的吱呀声响就如同垂死之人的呻吟。


 


总觉得这电扇都要快被热罢工了。


孙翔用手背揩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有些嫌弃地冲着天花板上老朽的风扇翻了个白眼。


    


    放学铃一打,老师也扯了下被汗水黏湿的领口,像是想快点回办公室吹空调一般夹起书本就走,匆忙地连句“下课”都来不及丢下。


老师一走,学生们就从刚刚俯爬着桌子的雕像恢复成能动能说话的人类,也不知是谁先带头把课本往桌子上一摔,喊了一句空调怎么还没人来修,这句抱怨就像是一个信号,响起那一瞬班级就炸开了锅。从坏了近两周的空调开始,延伸到各个分支,例如等会是回家还是去网吧、要去路边摊撸串吗之类的。话题像是往河水投入石子后产生的涟漪,一圈圈荡漾开,层层扩散。


 


趁离开教室的人还没有那么多,孙翔把包往背上一甩,戴上耳机低着头,快步穿过一片嘈杂走出教室。


室外的空气要比室内的新鲜许多,孙翔大口呼吸一番,脚步都变得轻巧起来。他刚准备下楼梯,就看到先他几步走出去的几个同学围成圈窝在下一层的楼梯拐角处,正叽里呱啦地聊着天。


 


“哇我真的受不了那个孙翔,整天就坐后面谁都不理,傲气什么啊。”


“傲啥啊傲,他那就是装逼。我当初刚开学和他聊几句,你看看他拽了吧几的,什么态度。”


“唉你有没有听说之前有个女的跟他告白,人家小女生给他递情书的时候,他就直接推开人家的手,连句场面话都不知道说。”


“嘁,正常,这不就是他一贯作风嘛。”


 


孙翔知道他作为人家散学后的谈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人口中的那些话他也通过各种渠道听到过千八百遍。


懒得争辩什么,孙翔把耳机塞紧了些,揣着兜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下了楼梯,走过那几个人的时候,步子迈得更大。


 


直到看似潇洒地走出了教学楼,孙翔绷直的腰板瞬间垮了,他的步子也开始迈得缓慢。风有一阵没一阵地在耳边吹着,即便耳机戴着,也能听到微弱又不失存在感的风声。


 


耳机早就坏了,接口的那地方由于常年在口袋里挤压、弯曲,现在松松地扭曲着,根本已经丧失了它的功能。


而这个耳机之所以还留着,就是被用来挂在耳朵上装样子,好让他在面对别人的挤兑时能用耳不听为净的态度抽身而去。


 


孙翔就挂着这个耳机往前走着,远处的夕阳扯着那一方天空迟迟不肯落下,橙红色的光照在地面上,暖暖的颜色弄得整个地表看起来又热了好几度。


 


路过车棚的时候,他步子一偏撞到了人。这实在也怨不得他,毕竟穿过车棚的这段路实在是有点狭窄,学生们基本都是彼此磕碰着走的。


只是这一下碰撞,在擦肩而过那一瞬把他的耳机线带了出来。孙翔一时间也没有觉察到什么,倒是那个被撞的人发现到了,先一步伸手把垂向地面的线于半空中捞住。


 


 


 


周泽楷一开始也没有想多,他就觉得这人可能原本正听歌,这一下子只是把耳机接口和手机撞分离了。可直到他手捏住接口的时候,他摸到了橡胶皮下的断层。


耳机应该是坏了吧,这种耳机根本没法用来听歌。


既然什么都听不到,那他在听什么。


抱着这些疑问,周泽楷不自觉“哎?”了一声,这也让孙翔回过神来。


 


看到周泽楷捏住自己的耳机线一脸疑惑地看向他,孙翔瞬间脸都白了,他像是秘密败露一般狠狠地扯回自己的线,瞪了周泽楷一眼就转身离去。


 


走的时候他自然也听到车棚周围的学生在议论他,“这也太恶劣了吧,明明他撞的人,还这么凶?”“也真是倒霉,帮忙接耳机线还要被瞪,心疼周泽楷。”


 


周泽楷。


这名字孙翔是听过的,隔壁班的班草,优等生,女生们天天谈论的对象。听起来有点俗气的设定,总之就是老师夸家长赞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估计就是周泽楷真的很帅,帅到有时候男生也会聚在一起谈论几句的那种,语气到底是嫉妒还是羡慕就未可知了。


他多少也在课间闭目养神的时候听前面坐着的同学聊过,反正是和他孙翔人气完全相反的家伙。


 


带着一点点好奇,孙翔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哪成想周泽楷也正看着他,这一回头正好四目相对。


 


看孙翔回过头来看他,周泽楷愣了一下,继而嘴角弯出友好的弧度,就像是在无声地打招呼。


 


 


被瞪了还对我笑,这个人真奇怪。


收回目光的孙翔把耳机扯下来,8字形绕好后揣进了兜。


 


 


周泽楷看着垂下目光转回身的孙翔,他忽视了身后同学喊他的声音,只顾着盯着面前吊儿郎当的背影。


真奇怪啊这个人,他心里默默地想。


 


 


 


 


 


>>>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挺奇妙的,之间你不知道身边有某人的时候,或许擦肩而过多少次你也不知道。可当你认识某个人之后,你就会发现你生活处处都有他。


孙翔已经连着好几天碰到周泽楷了。


 


晨间操的间隙,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甚至每一次放学的时候都能碰见。


 


在不知道多少次和周泽楷在放学的人流里撞到之后,孙翔实在被这妙不可言的缘分烦到极点了。最烦的还是周泽楷身边总是有很多人围着,即便周泽楷不太会应付别人与他的谈话,但就是不缺主动挑起的话题。而孙翔每次戴着废掉的耳机孑然一人路过时,还会被围在周泽楷身后的妹子悄声议论一番。至于周泽楷对此是什么态度,孙翔没去看,也懒得关心。


 


两个天差地别的人总是碰到一起,孙翔内心有一股无名火燃起。可是他没处发泄,毕竟周泽楷又没有做错什么。


 


而他孙翔也从来没有做错什么。


 


傲气是他本性,这并不是错。刚开学的时候别人来找他聊天而他不接话,只不过是因为他不善于应付自来熟。女生给他递情书,他用手推回情书也不过是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女生在不伤心的前提下死心,索性就闭嘴不言。久而久之他的风评越发恶劣,而他性格强硬,别人不理他他更不会主动去讨好别人。落到今天这种局面他心里不好受但也只能逼迫自己去习惯,说到底这些事情是很难分清是非的。


 


孙翔想的简单,他不理会这些就可以了。可是别人未必,谣言愈传愈烈后,总会冒出正义之士来替大众伸张。


 


孙翔在前面走着,后面的男生则在暗自盘算着要下黑手。距离隔了两搓人马,放学期间人们说话吵得嗡嗡嗡的,孙翔根本不会听到后面的情况。


可是周泽楷就站着那几个男生后面,那些窃窃私语他听得是一清二楚。身旁女生从刚刚就在借着问学习相关的问题来套话,周泽楷敷衍地随意嗯了几句,心思全放在前面男生的身上。


    看见那几个男生加快步伐往前走了几步,周泽楷对身旁女生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跟着上前。


    


教学楼建造的有些年头了,虽说外观看上去大气整洁,其实内部还是有不少瑕疵。就比如连接一楼和二楼的那段楼梯,设计的就比其他几段楼梯要跛一些,台阶平均高度也比其他楼层高,校方曾多次提醒学生在经过这段楼梯的时候要注意别走太快,以防摔伤。


而刚刚那几个男生就是想在那段楼梯上装作打闹的样子把孙翔给推下去。


 


让平日里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人当众出丑,这或许能让不少看客内心愉悦。


 


那群男生嬉笑着窜到孙翔身后。一个男生假装和另一个男生开玩笑,轻推一把之后,那个被推的男生就装作没站稳的样子狠狠地撞了一下孙翔。


 


孙翔撞得一个踉跄,踩在台阶上的那只脚打了个滑,而刚刚迈出去的脚则一时踏不到任何支点。就在他心道要摔惨了的时候,自己的手臂突然被人拉住,自己摇晃的身躯也被稳住了。


 


刚刚被这出事故冲击到的孙翔一时都不知作何种反应,他借着身边的这把力站好后,才意识到刚刚真的是太险了。


 


旁边的学生也被吓个不清,不是因为孙翔差点被撞下去这件事,而是周泽楷为什么会跑过来出手拉住孙翔。


 


孙翔在看到帮自己的人是周泽楷的时候也很疑惑,他脑海里首先蹦出来的一句话是“卧槽怎么又碰到这人了?”


 


还没等孙翔开口说声谢谢,周泽楷就一副很熟的样子伸出手搭住孙翔的肩膀。周泽楷比孙翔矮些许,这个动作做出来显得有点别扭。


 


“一起回去?”这语气就像是两人认识了很久一般


 


孙翔稀里糊涂“啊”了一声,却被周泽楷当作是同意。


 


从来都是一个人走出校门的孙翔,今天破天荒被人陪在身边,还是个和他一点都不熟的人。


 


周泽楷就挨着他一路走出校门,外人看到他们一副哥俩好的样子都有些被震惊到。毕竟平日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突然就混到了一起,实在是让人费解。


 


拐了两个弯之后,路上的人也变少了。孙翔正准备和周泽楷拉开点距离,还没有所动作,自己耳朵上的耳机就被摘了。


 


“你干什……”


 


孙翔话还没说完,周泽楷掏出自己的耳机递过来,另一只手在手机上划拉几下,挑了个歌单按下播放键。


 


周泽楷没有说什么,拿着手的耳机就僵持在那儿,就等着孙翔来接。孙翔微张着嘴看着面前黑色的耳机,良久才把自己的耳机卷起来。


他接过那个耳机塞入耳中,流淌进耳中的旋律很陌生,但是还算好听。


 


“我随便放的,别介意。”


 


周泽楷的声音从另一只没带耳机的耳朵里传入,孙翔听到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无所谓。


 


“耳机坏了就扔。”


 


“放学一起走。”


 


看到孙翔不解地看过来,周泽楷也没有点破孙翔戴耳机的原因。他解释道,他也挺烦被人围着说话的感觉,和孙翔在一起也不过是找个人挡枪。


一般人看到孙翔在旁边,肯定是不会愿意上来搭话的。


 


孙翔盯着周泽楷看了许久,像是在辨别话里的真伪。见孙翔一副戒备的样子,周泽楷耸耸肩。


“帮个忙,拜托。”


 


 


夏日傍晚的风徐徐吹来,周泽楷耳边的发丝有几根黏在了他的脸颊上,他迎着落日的眼睛被映出石榴红的颜色,泛着温和的光泽。


 


面对这样一双眼睛,孙翔点下了头。


 


“那我就……勉强陪你放学好了。”


 


 


 


 


>>>


最后一堂课是数学,原本内容就磨人,再加上老师讲解得也枯燥,孙翔自打上课就趴在桌子上睡熟了,放学铃也没能吵醒他。班里的同学走了一个不剩,没有一位过来拍醒他叫他放学。


 


他就这么头枕着胳臂睡到天昏地暗。


他的位置处于窗边,蓝色的窗帘被风吹得如同浪花翻涌,一下一下往室内鼓动。


粗糙的布料在动作的同时也扫过孙翔的头发和侧脸,他被痒得有些受不了,终于肯把眼睛睁开了。睡眼惺忪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吵醒的,正揉着眼打算让自己看清楚罪魁祸首的时候,面前出现一个人影,那不安分的窗帘被那人一把攥住。


 


“周泽楷?”孙翔睁大眼睛看清楚了面前的人,很是讶异这人怎么出现在自己的班级里。


 


周泽楷一边把窗帘卷好往旁边一放,一边回答孙翔。


“放学了,班门口等你,你没出来。”


 


孙翔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才意识到自己睡过头了。他搓了搓自己被胳臂压红的那半张脸,一手随意地将书本往包里丢。


“抱歉啊,我没注意。你等很久了吧?”


 


帮着把笔袋递过去的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怪你。”


 


等孙翔背上书包,周泽楷也按惯例分享自己的一只耳机。他俩靠在一块各戴一个耳机,听着歌一句话不说地往外走。


 


两个人同时放学一次,会让同学们惊讶。但是三次四次,直至好几次之后,这些人也就接受了这种情况。


 


孙翔有次放学路上也问过周泽楷,他说你就不怕因为我被人孤立吗?


 


周泽楷闻言挑了下眉头,平日一贯沉静腼腆的脸庞露出一丝不屑。


“我倒希望那样。”


 


也对,想周泽楷这种设定的学生怎么着都会有人倒贴着上来烦他。至于自己,因为周泽楷的缘故,班里议论他的人也变少了。


 


自己这是沾了光啊,孙翔想到这里,自嘲地笑了笑。


 


这段时间周泽楷几乎是一有时间就来找他,不仅放学,午休时间也和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就连下体育课也会过来给他带瓶水。有时候女生偷偷在课桌肚里塞吃的,周泽楷也会在课间的时候去孙翔的班级给他分一点。虽然学生们都不清楚这两个人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可这么亲密无间的相处方式见久了,也就都在心里默认这两个是关系很铁的朋友了。


 


慢慢的,也会有同学因为周泽楷的缘故和孙翔聊天。孙翔依旧应付不来这种情况,不过时间长了也会回答几句。久而久之,同学们发现孙翔不过是不太擅长人际交往。他不是傲,只是面对这些会不知所措而已。


 


体育课上也开始有男生主动叫孙翔过去组队打篮球,有时候也会碰到周泽楷,他和周泽楷一开始在同一组打了几场。后来由于配合太默契胜率太高,被其余同学勒令不许再在同一组。


 


比以前受欢迎许多的孙翔,有时候中午饭也没法和周泽楷一起去吃了,大部分时间也不是和周泽楷单独待在一起。但雷打不动的是,他俩依旧在一起放学。


 


今天孙翔放学的早,他来到周泽楷班级门口,发现他们班老师还在拖堂。无法,只能在外面站着等周泽楷。


 


也就在这时,一个短发的女生怯生生凑过来,她见孙翔低着头看着鞋没注意到自己,只能鼓足勇气上前拉了一下孙翔的衣摆。


“那个,打扰一下。”


 


意识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孙翔看向身旁这个脸涨得红红的女生,歪着头等下文。


 


兴许是孙翔的注视挺直接的,女生低下了头,她递出一个信封,上面清秀的字体写着“周泽楷收”。


 


“能麻烦你转交给周泽楷吗,我……总之拜托了。”


 


不用看内容,孙翔也能知道这是情书,面前的女生是想追周泽楷。


 


“哦。”孙翔伸手接过信封,还正反面翻来翻去地打量了一番。“行啊,我帮你给他。”


 


没想到孙翔这么好说话,女生瞬间抬起头,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真的非常感谢!”


 


等女生走后,孙翔将信举至眼前。他踱着步回到自己的班级,空荡荡的教室寂静一片,他踏着流动的空气走到窗边,随意地靠在一张桌子上,仔细看着这信上的字。


 


联想了一番刚刚那个女生的长相,果然字如其人还是有点道理的。


 


这种害羞的妹子看起来和周泽楷挺登对的,如果把这封信给周泽楷,也不知道周泽楷会不会接受。


 


刚刚产生这种念头,孙翔就笑着摇头否定。别开玩笑了,追周泽楷的那么多,好看的也不少,这个女孩扎人堆里根本瞧不着,八成也只是炮灰一个。


 


她就像是遍地杂草中的一颗,庞大分母中的一员。没什么道理会是那个幸运儿。


 


孙翔撇着嘴替这个女生稍稍惋惜一番,他捏了捏信,能感觉到里面有厚厚的一沓,看来她想传达的东西还不少。


 


等会就替她把心意传递给周泽楷呗。


 


就在这时,孙翔心底突然冒出另一个声音。


 


周泽楷搞不好,还就喜欢这种呢?如果周泽楷选择了她,自己就是牵红线了啊。然后呢,周泽楷会把时间全部给这个女生,自己又要恢复单独一人的状态。


 


虽说这个可能性很低,但它确实是存在的。


真不甘心啊。


 


孙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这算什么,嫉妒?他一个男的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嫉妒这么一个女生啊。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隔壁的班级开始发出哄闹声。应该是下课了,周泽楷等会就会从班级出来。


孙翔重新将目光放在手中的这封信上。


 


反正,这女生竞争力那么弱,这封信看和不看应该都一样吧。


 


等孙翔发觉自己都在想什么的时候,手上的信已经被撕碎了。他看着手中碎裂成好几段的纸,心底仿佛被猝不及防的暴风雨肆虐了一番,狼藉一片。


 


他这才明白自己到底对周泽楷产生了什么样的想法。


 


被自己给吓到的孙翔就这样呆愣着捧着面目全非的信,直到身后传来周泽楷叫他的声音。


 


“孙翔?”


 


 


 


周泽楷看孙翔背对着他站在窗边,就走上前去看孙翔在做什么。


察觉周泽楷走过来,脑袋乱如麻的孙翔把信狠狠攥紧在手心里,虽然这只是幼稚又无用的掩饰,可他也只能想到这一步了。


孙翔心里暗下决心,如果周泽楷问起来,他就如实交待。


 


看周泽楷走到了自己的身边,目光也落在了自己手中握紧的纸上,孙翔屏息等着周泽楷的盘问。


 


但周泽楷没有开口,而是直接伸手掰开孙翔用力收拢的手指,将那堆信掏出来。


 


孙翔知道自己完了,他低着头盯着脏兮兮的地面,就是不敢抬头看周泽楷的脸。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周泽楷把纸取过来后,没有去看内容,转身走到班级最后一排,将那堆已然和废纸没有两样的信扔进了垃圾桶。


 


“走吧。”


 


孙翔诧异地抬头,看周泽楷一脸云淡风轻地看向他,仿佛他方才只是帮忙扔了点垃圾而已,扔完就可以一起放学回家了。


 


抱有一丝没被发觉真相的侥幸,孙翔起身和周泽楷一起走出班级。他没有接过耳机,此时的他只想静静地思考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也没开口说话,两个人和往常一样缄默,但是气氛却比平常诡异。


 


孙翔觉得也许周泽楷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他不能当作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


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心里有一块地方随之塌陷下去,孙翔深呼吸好几口气,也没能让自己好过些许。


 


 


     


 


    晚上,周泽楷回到家中,他把包放到自己房间的椅子上,从包内把书本一一往外拿。在拿出来的过程中,一个粉色的小信封也跟着被带了出来。


 


    周泽楷弯腰捡起信封,正好到房里来送甜点和牛奶的周妈妈也看到了这封信,笑着问是不是又有小女生送情书了。周泽楷点了点头,随手将信扔到一旁的纸篓里。


知道自己的儿子一向对这些不感冒,周妈妈也习惯了。她放下东西就离开房间,根本没有看到纸篓里的那封信上写的压根不是自己儿子的名字。


 


那封信上写的是“孙翔收”。


 


 


    


 


 


>>>


为了避开人言嘈杂的室内,聚会中途周泽楷就借着出去叙旧的名义带着孙翔逃离出来。走在比白天冷清不少的街道上,微凉的风将孙翔脸上的温度一点点带走,也让他酒醒了不少。


 


看着前方周泽楷的背影,孙翔有很多话说,但不知道该从哪句开口。


 


 


当初的孙翔意识到自己对周泽楷的想法有点变质后,他就斩断了和周泽楷来往。他单方面拒绝了周泽楷一起放学的邀约,平时课余时间也都和班上的男生混在一起。他答应了一个女生的告白,也尽职尽责地扮演好男朋友的身份,直至毕业。


当时周泽楷也有找过孙翔,问他怎么突然就不理他了。孙翔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方式,他脸上挂着略带歉意的笑容,解释说是因为谈恋爱了,他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女朋友,希望周泽楷能够理解。


 


孙翔还记得周泽楷听到这句话时看了他许久,只是他看不懂周泽楷望向他的眼睛里到底蕴涵着什么,后来孙翔没撑住,先一步溃败地挪开视线。


最后周泽楷还是笑着表示理解,并说孙翔现在不再被孤立,确实也不需要和他待在一起了。


字字扎心。


 


 


 


毕业后孙翔切断所有联系方式,那些在周泽楷之后交到的所谓“朋友”也没有再来往。毕竟当初就不曾交过心。


这次校友举办同级生的聚会,他原本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里面传来了周泽楷的声音。


这么多年过去,孙翔还是能第一秒听出周泽楷的声音,一直都还喜欢周泽楷的孙翔在听到聚会的邀请时,没经过思考便应了下来。


 


去外地那么多年,孙翔一直单身。他原本以为自己对周泽楷的感情只是出于依赖,时间长了也就不会再有想法。


可随这时间过去,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单纯了。


 


说什么时间会搞定一切,都是谎话。


这种悬而未决的感情是不可能随着时间流逝的。相反,如果不去管它,就会一直背负着它。真正能让这事过去的只有自身,只有做出了决定,承担起它带来的影响,才能真正的放下。


 


 


孙翔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面前的周泽楷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他,他也没有发觉。


 


“孙翔。”周泽楷唤道。


 


回过神的孙翔抬起头望过去,他脑海里还想着自己对面前这个人的种种想法,想着当年被自己撕掉的情书,想着当初怂到不行只会逃避的自己。


 


对这些浑然不觉的周泽楷伸手指着前方的一个茶馆,问孙翔要不要去那里面坐会儿聊聊。


 


路边昏暗的灯光笼罩着周泽楷,就像那年那日夕阳照在他身上一般,将他带着朦胧感的眼睛照得清晰闪烁。


 


孙翔点头,周泽楷便回过身继续往前,像是在领着孙翔走。


 


 


 


——当初若有若无的期待最终酿成的是日复一日加深的犹豫和不果断,而这些犹豫和不果断如同层层尘埃裹住了藏有最终答案的盒子。


——当年的他,还没有知晓结果就选择放弃去打开这个盒子。


 


 


孙翔越想越觉得不甘心。


他加快几步,同前面的人缩短距离。


 


“周泽楷!”


 


最终还是大声的喊出来了。


 


听到动静的周泽楷回过身看向孙翔,夜风吹拂着他额前的发,他也没有用手去梳理,就任凭那不听话的头发胡乱地动着。


 


孙翔停下前进的脚步,和周泽楷对望。就和当年的对视一样,他依旧读不懂周泽楷眼中所包含的东西。


可他这次没有避开那双眼,而是望着那深不可测的墨潭,片刻不移。


 


——如果说自身的怯弱是阻挡他的唯一障碍。


——那就击碎它。


 


 


“我喜欢你。”


 


 


 


Fin.



评论

热度(123)

  1. 深海带鱼kili酱楸吉尔 转载了此文字